崔宏建——沧 桑 家 乡 - 家乡故事 - 中国村镇发展网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
中国村镇发展网
中国村镇发展网

家乡故事
首页 > 记住乡愁 > 家乡故事 > 正文

崔宏建——沧 桑 家 乡
2017-12-04 16:16:15    来源:中国村镇发展网    点击:

\
 
    崔宏建,大学文化程度,陕西礼泉人,现在咸阳市委办公室工作。几十年来,先后在《中国教育报》、《写作导报》、《泾渭纵横》、《咸阳日报》等报刊及新浪媒体发表文学作品上百篇。个人始终谨记,文学为人而歌,也为人而舞。
 





沧   桑   家   乡
                   
 崔 宏 建

 
    我的家乡北吴,位于渭北平原礼泉县东南边陲,临近秦都区马庄镇,是一个距县城较远黄土气息浓厚的村落。有姓氏多种,赵、张、崔、杨四种姓氏居多,全村3千余人。虽未环山涉水,可一马平川的土地以宽大厚重滋养着一辈又一辈勤劳善良朴实的村民。村名来源无从考究,相传,多来自山西大槐树。世代村民和睦一共、勤劳吃苦,未出过一个匪帮。农作物以小麦、苹果为主,兼有少量油菜等,良好的耕作习惯世代相传。因是大村大社,民风淳良,各姓融合,自然在周围乡里获誉颇丰。在这块广袤厚实的土地上,村民齐心协力、吃苦负重、顽强抗争,“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创造着日渐丰腴的生活。
 
    解放前,村子破烂不堪,草木丛生,沟壕纵横,草棚老旧,只有几大富户住着一边盖的大瓦房。多数人衣着破旧,每天忙碌着给地主、富户打工,以求温饱,可怜的收入养着一大家人。我家早年贫穷,为了能混个温饱,年幼的祖父就去给一个郎中当学徒。解放后,村民们焕发出前所未有的热情,成立了农村合作社,大家共有几十头牛、数辆马车,一块劳动,一起生活,生产工具尽管简陋,可翻身的村民和全国农民一样焕发出极大的热情与活力。加入农业合作社后,村里重视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利用十年间先后兴修了三座水库,耗时三年多又平整了土地,极大方便了生产,粮食不断涌现出好的产量,为人民公社时期做出了贡献。后来村子统一规划了庄基,建房式样基本一致,街道平直宽敞,周围村子羡慕不已。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全国大兴农田水利建设,陕西也开始修凿宝鸡峡水库,村里青壮年男子大多参加了,轰轰烈烈的生产活动中,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年华。粮食丰收了,村子被县政府评上了红旗村,得到了大力表彰。父亲那时正当年轻,读过中学,算是文化程度高,被聘为了老师。而我的祖父也在盛年,在乡镇卫生院看中医,为方圆数十里群众解除病疾。可一家还是满足不了温饱,所谓的粮食产量丰收也是相对而言,除去公粮,分给每家的余粮常常不多,饥饿时时还在困扰着身体和灵魂。记得父亲说过,自然灾害那几年(59-62年),粮食欠收,能吃的灰灰菜、蔓菁(菜籽根)、槐树叶都吃尽了。一些人皮肤出现了浮肿,手按下去,立马一个豆坑。
 
    我出生于70年代前期,记忆中,常常牵念着春天里那满树的奶槐花和一串串黄橙橙的榆钱叶,嚼一把在口,很是香甜,可惜都不是每个季节都有。上小学的时候,村子晚间几乎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大人们从早到晚忙碌,晚间还要加班平田、拉抗土(一种土肥),孩子跑逛一天,大孩哄着小孩早睡了。我上初中的时候,是1982年,一分钱一根冰棍,吃到都是一种奢望。那时大队(村委会)刚有黑白电视机,每晚院子围满一大圈人。院落高杆上大喇叭不少,村长喊话,全村听得到见。
 
    1978年改革开放给农村带来了一缕春风,之后五年,村里实行了家庭联产承包制,短短几年间,就发生了较大变化。大家不再像过去整天忙碌而无所收获,责任田里欢笑奔忙的身影时时可见。时代变了,村子面貌也在变。小麦、油菜在大面积丰收后,人们终于吃上了白面馍。人们的腰里慢慢鼓起来,多了些钞票的殷实,变得又说又笑起来。人们开始逛集窜街,开放的市场上,争相购买着生活的日用品。印象中,可以喝上了一、两毛钱的汽水,琳琅满目的市场上挤满挑选各色各样花布的村妇。“黄河牌”黑白电视在部分率先富裕的家庭中次第出现。“飞鸽”、“永久”自行车,“上海牌”缝纫机在村子日渐多起来。1986年的春天,村子第一次出现了小卖部和商店,人们购买洗衣粉、肥皂等再也不用跑十里外的集镇或乡供销社。我家是村里第一个解放思想,开起小商店的先河,这得益于政策的开明和母亲的辛劳。那时爷爷已不在了,他没能等到改革开放之后的春天。我怀念他,因为1976年的夏天,他带我步行一百里去了古城西安,我第一次看到了美丽的公园和金色的小鱼。1996年冬季的时候,澡堂开始在村子西街出现,村民第一次享受到了沐浴后清爽的感觉,体会到城市人的优越。
 
    80年代中后期,礼泉被确定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县委、县政府调整产业结构,县域大部分山区村积极响应,都栽起了苹果树,村子在看到了山区栽树富裕起来后,也马不停蹄的紧紧追赶。大规模栽果树始于1992年的冬季。经过4-5年的辛苦施肥、修剪、拉枝,村民终于和红彤彤的苹果一样笑了起来。沉甸甸的果实换成了大把钞票,十多年前想都不敢想的“万元梦“早已成真。果业经济让村民经济上彻底大翻身,腰板直了,变得敢于谈论城里人的生活,这是党的富民政策带给村民的又一甜头。村子一批批新房落地而起,一辆辆农用三轮车、摩托车开进了村子,彩电、风扇、太阳能让村民更加殷实富裕,真正享受到党的富民政策带来的快乐。 1998年,全国取消农村“两税”(农业税和农林特产税)后,村民和全国十亿农民一样欢欣鼓舞,体会到党的英明伟大以及前所未有的荣誉感。自此,农民的称谓不再是弱势、贫穷的代名词。老土路后来得到了规划和水泥硬化,那种“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土”的历史不知不觉中烟消云散。“村村通”道路硬化起来的时候,家乡和外界一下缩短了距离,苹果、梨子眨眼间就有客商上门订购了,不用出去买,田间地头只等着点钞票。“要想富,先修路”,一点不假。通过这坚实的路,青壮年开始走出村子,身影穿梭在城市的胸膛,实现着各自的价值和做着五彩斑斓的梦。归来的游子又将城市的文明和时尚带回乡村,加速着家乡的巨变。许多陈旧的观念和陋习都在急速改变着。村民有了市场经济观念,以只争朝夕的精神,让生活日臻完善。
 
    2000年前后,政府动员村民发展蔬菜大棚,反季节做务番茄、黄瓜等,这让村民大开了眼界,冬闲变冬忙,再次收获到丰收的喜悦,体会到现代农业技术的无穷魅力。据统计,仅大棚一项,全村每年收入上百万元。后来有人饲养起奶牛,外出干起工程,开起饭店,跑起出租(车),思想不再局限于村子和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他们以自己的打拼服务着社会,创造着美好的生活。现在,村里通了公交车,每天往返咸阳7、8趟,走亲戚、上城市看病购物,只是一念间。摩托多起来的时候,小轿车开始出现了,随之手机也开始在村子普及。三十多年前,村民渴望拥有一辆自行车的梦想早已离我们遥远。如今,连村里老太太也用起手机,想给儿女说点什么,一拨通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我时常想,如果阴阳相间,那头的祖母也能听到我的说话。
 
    夏季的傍晚,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忙碌了一天的村妇村姑吃过晚饭后,三三两两聚集一起,农家的院前,妙曼的乐曲、轻盈的舞步、爽快的欢笑,让村子顿时热闹起来。村子里成立了锣鼓队、秧歌队、秦腔社团,红红火火的日子在每一个重要的年节或集会,体现的淋漓尽致。好多村民自排的节目上了有关网站。母亲爱好秦腔,不想70多岁的她,竟然登台上了多套电视,亮了不止一嗓。
 
    如今伴随着西咸一体化步伐的进一步加快,福银高速从村外穿过,西咸北环线也环绕周围,我又一次强烈的感受到,家乡已不再封闭孤独,这个曾经历经沧桑的村子莫非要和世界接轨,传递着什么。
   
   我可爱的家乡,愿你拥有更美好的明天!
 
       
 

上一篇:【历史记忆】叶剑英在阿尚村的两天两夜
下一篇:最后一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