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记忆】叶剑英在阿尚村的两天两夜 - 家乡故事 - 中国村镇发展网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
中国村镇发展网
中国村镇发展网

家乡故事
首页 > 记住乡愁 > 家乡故事 > 正文

【历史记忆】叶剑英在阿尚村的两天两夜
2017-06-23 16:49:59    来源:《阿尚社火》公众号    点击:

    叶剑英(1897年4月28日-1986年10月22日),原名宜伟,字沧白,广东梅县人,中国共产党革命家、政治家、军事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领导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创建者之一。1949年1月,任北平联合办事处主任,为接管北平做了大量的工作。 同年参加中共代表团,同南京国民党政府代表团进行和平谈判。后任中共中央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广东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广东省人民政府主席、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解放军武装力量监察部部长等职。

\

\
(1921年,叶剑英在广东)


       民国十七年, 也就是公元一九二八年,关中地区发生大旱,田园荒芜,赤野千里,庄稼颗粒无收。成千上万的人忍饥挨饿,死者不计其数,一百多万人流离失所,逃亡他乡,许多人以树皮、草根、观音土维系着生命。旱灾发生的同时,又有雹灾、虫灾、瘟灾、火灾等灾害一起袭来。天灾不断,人祸也纷至沓来。关中境内军阀混战,土匪蜂起,他们欺压百姓,烧杀抢掠,胡作非为,致使民不聊生。由此,一些情况相对稍好点的村子为了防范土匪袭扰,自发修筑了城墙门楼,组织村里青壮劳力成立了民团武装,城门便由民团民丁持刀背枪站岗警戒。距离西安城西北四十多公里的兴平县店张镇阿尚村,也有着城墙城门和民团防卫村上的治安。
  这一年的年关到了,腊月二十三,家家户户都忙着祭灶,蒸年馍迎接新年,此时正是三九寒冬,天气特别的干冷,冷的要冻破砖块。这天下午,太阳已经落山,天快要黑下来时,阿尚村西城门外来了两个青年人,操一口重重的南方口音,说话想听清楚真不容易,他们的衣服破旧,面容看上去疲惫憔悴,但这些却难掩两人身上的英气豪情。特别是年长的那位,不但人长的英俊帅气,而且两眼炯炯有神,英气逼人。此人正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叶剑英元帅,不过此时由于他领导参与的广州起义失败不久,由南方辗转北上,据后来得知说是当时受中共中央委派,前去苏联留学,另一个人是护送他的同志。
  阿尚村坐落在店张镇西南的七里处,那时,从村子到定周村有一条西北古道,两位青年人就是从定周方向朝着西北赶路途经阿尚村的,一路上听人说阿尚村有一位在西安师范上学的鲁如参,思想进步开放,同情革命。叶帅便随即决定前来一探。
  在那兵荒马乱,多灾多难的年月,守城门的兵丁对进城人员盘查的很严,陌生人一般都不让进村门,生怕把土匪强盗放了进去,祸害乡亲父老。叶帅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进村这点困难自然难不住他。当他们来到阿尚西城门口时,天色渐渐黑了,守门兵丁见他们两人面生,上前查问,叶帅答道,我们是来找在西安师范一块上学的同学,他的名字叫鲁如参。兵丁一听,本村大户鲁如参确实正在西安师范学校上学,时值过年放假在家。再追问其他,叶帅也能从容对答。兵丁没有看出有啥破绽,便说:那你等着,随后进了城门直奔鲁如参家传话,告诉鲁如参城门口来了两个青年人找你,说是在西安一块上学的同学,我们没敢放他进来,怕有假出事,你去认一下。鲁如参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说,走,去看看,便与守门兵丁一起朝西城门口走去,在路上他在想,是那两位同学?周边村上可没有上西安师范的同学?还没等他完全想明白,就已经到了城门口,兵丁打开城门,虽然相距七八米远,但鲁如参一眼就看到这两个年轻人他不认识,从来就没有见过他们,西安师范同学也没有这两位同学,此刻,只见叶帅却和另一个年轻人快步地向他走来,边走边说,老同学,可找到你了!边说边拱手抱拳,热情寒喧,仿佛同鲁如参是再好不过的好同学了,叶帅的语气亲切热情,似手全身都散发着浓情温暖,鲁如参心里也已明白,这两位年轻人看上去不像是什么坏人,一定是有急事,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他的判断没有错,他立刻附和着,也仿佛久未见面的好同学,看的守门兵丁不由得催促他们,是同学赶快进城,天快黑了。鲁如参热情的邀着叶帅,他们三人一边说一边一起进了城门,直奔鲁如参的家里。
  那个年月,鲁如参的家里在阿尚村算是富户,家境好,吃饭都不是问题,家里有门房,厢房,厨房。鲁如参告诉家父家母,他们俩人是他西安师范的两个好同学,要去兰州,兰州也有西安上学的同学,路过咱村顺道来看看我,要在咱家住上一晚上,父母欣然答应,并好吃好待,将叶帅他们安排在厢房里安歇。其实叶帅说兰州有好同学去找那是虚话,叶帅他们进了厢房后一直就在房里炕上坐着,两天两夜都没有迈出头门,鲁如参毕竞也是知书达理,心知肚明,他见叶帅谈吐不凡,气宇轩昂,料知此人非等闲之辈,当夜就认下了这个同学。是夜,他们三人在厢房里谈古论今,说天道地,南方与北方的名胜古迹,南方与北方的名人典故等等,直谈到鸡叫二遍方才歇息。
  那时候,国民党反动派正在全国大肆搜捕屠杀共产党员,各地都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当中。由于老百姓对共产党知之甚少,加之国民党的反动宣传,人们对"共匪"避之不及,叶帅的共产党员身份自然不会示人,只是在他们的交谈中,向鲁如参讲述了他一路上见闻的悲惨景象,慨叹时局之混乱,民生之艰难,顺便宣传了一些救国救民的道理,鲁如参与叶帅真有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之感,对他们的一些主张颇为赞同,两人相谈甚欢,一直谈到晚上,又到深夜,直到天明,第二天又继续谈,其间,叶帅鼓励鲁如参投身革命,他也心甘情愿想跟着叶帅他们一块北上。
  但因鲁如参是家里姊妹中唯一的男丁,家里还有百亩薄田需要管理,较之周围的人家,他家也算是小康之家。当鲁如参给他的家父说他要离家时,他的父亲死活都不肯同意,并不惜以死相挟。鲁如参又是个孝子,不愿逆他父亲之意,无奈之下便向叶帅俱实以告,放弃了自己的想法,叶帅也没有强他所难。
  第二天中午吃过饭,叶帅说,萍水相逢,你们家对我这么好,实在过意不去,便与鲁如参相互交换了名片,并拜为兄弟关系。叶帅说,我们下午就要起程赶路,后来,在鲁如参的再三挽留下只好又住了一个晚上,叶帅说,那好,就再住一个晚上,这样我这位同志的脚伤也就大好了,明天早上一定要动身赶路。接着,鲁如参还再三劝说叶帅,马上就要过年了,过完年再走!但叶帅坚持说这可不行,明日一大早,无论如何都得走。鲁如参见叶帅很是坚决,就再也没有挽留。
  鲁如参勤俭持家,平日吃饭穿衣都极为朴素简单,但叶帅在的这两天,他同家父家母都拿出了家里最好的饭菜来招待两位“同学”,叶帅临走时,鲁如参还拿出一件新棉袄、一双旧皮鞋和一双新棉鞋,还拿了一些路费盘缠送给他俩,叶帅当时推辞不受,后来见盛情难却,便不再坚持,收下东西和钱后,叶帅坚持一定要留下凭证,便拿笔写了一张字据。次日早晨天麻麻亮,从来都是伙计们赶牛套车,而这回鲁如参自己套上家里的那头黑牛,亲自赶车为叶帅送行,他带着家母当晚为叶帅烙好的锅盔,送叶帅他们二人出城门北上。当叶帅坚持不让他送时,他说你这位同志脚上的伤还没有大好,这不行,我一定要再送你们一程。当亲近如参的人悄悄对他说,娃,甭瓜了,你送一截就对了,不敢送的太远,你听他们俩个说话呜哩哇啦的都听不懂,万一遇上啥事,你可一个人。但鲁如参心中有数,他一直送叶帅他们过了礼泉境内,上了乾县那道坡塬,直送到乾县的灵源镇,三人才依依不舍的道别了。
  解放初,当有一次鲁如参去县城时,无意中看到墙上的报纸上有叶剑英的名字和照片,在十大元帅里边,才知道当年在家歇脚的青年已当上了国家元帅。在以后的日子里,鲁如参逢人就讲叶帅在他家的两天两夜的经历,阿尚村的人也才得知当年来访之人原来是叶剑英元帅,只是后来随着国内形势的变化,文革开始后,阶级斗争日益加剧,鲁如参整天被批斗写检查,后来的多次运动都少不了他做陪,不是被批斗,就是陪着被批斗,家里也被搜查了多少回,鲁如参担心徒生祸端,便将欠条和名片付之一炬。一九七四年,到了文革后期,形势好多了,而鲁如参已近暮年,但他心里还有一桩未了的心愿,他想在有生之年,到北京去一趟见叶帅一面,但此时,他的家境已很困难,终因借不下五十元路费未能成行而留下终身遗憾!一九七六年二月鲁如参去逝了。后来,随着几位当事人的先后离世,这段往事便被尘封了许多年。所以,现在要追寻当年的往事,已是非常的不易,只能从已年近七十高龄的鲁如参儿子鲁海剑的回忆、鲁如参孙子鲁峰和鲁如参当年被批斗时写的检讨书草稿中觅得一些踪迹。
  当采访快要结束时,鲁峰告诉说:今天我们揭开这段尘封的往事,不仅是为了缅怀先辈,还要学习先辈们不管外部环境如何变化,始终不改初心,砥砺前行的精神。鲁海剑说,在那个年代里,阿尚村和阿尚村人为了革命所做的贡献我们永远不能忘记,特别要说的是要永远感谢阿尚村人在解放后历次复杂多变的运动和批斗会中,都能善待我的父亲,给了家父活下来的勇气,后来家父回家务农学医主攻脉络为乡民服务,他研制的红伤药和治疗化脓膏药,阿尚东西两村许许多多的人都贴过。 为父老乡亲做自已力所能及的善举。
  岁月更迭,如今,当年的当事人都已故去,作为我们活着的人更应该记住他们,传扬他们的精神,在实现中国梦的征程上而共同努力,一起前行。

(鲁海剑   鲁峰追忆    鲁建超整理 )  2017年4月9日

上一篇:阿婆皂角树 尚德状元村
下一篇:崔宏建——沧 桑 家 乡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