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
中国村镇发展网
中国村镇发展网

物流信息
首页 > 服务三农 > 物流信息 > 正文

快递下乡能否联通农村电商“断点”
2015-11-09 16:34:28    来源:    点击:


  “网购容易收货难”一直是农村物流长久以来徘徊在县一级的尴尬。如今,乡镇、行政村新设立的邮政、民营快递服务站在“快递下乡”的大潮中集中铺设起来,能否打破农村电商物流“顽疾”,真正撬动农村消费市场新版图?
  短短一年时间,我省快递下乡发展迅猛:洛川成为国家三个快递下乡试点之一,邮政公司先期斥资1680万元,建立起仓储配送中心、农村电商便民服务站等覆盖全乡镇的农村电商网络;在大荔,距离县城10多公里、一个常住人口2000余人的村级代理点一家快递公司单月收发快递达400多件。武功一家农产品电商日发单量可达两三万件,去年实现全县电商销售总额3.6亿元。
  作为农村电商发展的关键一环,快递下乡责任艰巨。听听农户、快递企业、农村电商人、快递主管部门如何评价农村电商发展的前景与忧患。

\
 
  盈利与投入难平衡
  “一天下来有些镇也就1、2件快递,还要到县城取件,坐客运车捎回来,来回20元,每件加收1、2元的超区派送费,不划算。”洛川槐柏镇负责圆通、韵达、百世汇通几家快递的代理点老板冯志刚说。为了节省成本,这间不到十个平方米的大代理点还兼做家电维修的活儿。老庙镇板胡村的邮政电商服务站老板解新红也表达了同样看法:“村里420户千余口人,开业四个月了,‘邮乐’网给我们返点5%,一共收入397元。要靠卖日用品、农资、代缴水电费等业务拉平成本。”大荔县鲁安村的韵达快递代理点就设在一家综合超市,老板李发娟告诉我们:“一个月多点的能接三四百单派件,跟超市的收入比不算多。”
  对此,大荔县韵达快递的经理翟占军谈道:“去年开始快递业务从县上下到镇一级,不过算算成本,每天十来个镇货车送一趟货,人员加上邮费、交通支出一个月也在万元以上,我们派一件货提1.5元,给镇上的代理点1.2元,货量少的话投入和产出就不成比例。”现在,他们下镇的货并不像其他民营快递一样用客车捎带,而是与一家宏亮物流公司合作,一个月交3000元实行代送代收。当然,对于想不想自己“下乡”送货,翟占军表示一旦机会成熟,还是愿意自己来做的,“下面的货量逐年增多,机会还是有的。”
 
  货源与需求不对等
  记者在大荔安仁镇采访时,遇到赶果期来镇上收红皮酥梨的江苏人刘家豪,这位来自“农友会”的“90后”小伙子已经是4家天猫农产品旗舰店的老板了。他告诉我们,自己常年在全国各地收农产品放到网上卖,天猫、拍拍、微信上都有店。陕西来讲,柿饼、核桃、大樱桃、苹果、红心猕猴桃等都很有市场。不过,问起对陕西农产品电商的建议,他谈道:“天猫旗舰店一天的销量少说也要5000件,动辄过万,2天下来卖个3万斤不成问题。这样一来,这边农产品的产量、同品次质量就要求极高。”他介绍,去年做一个陕西苹果的销售活动,一天卖出25吨的客单量,短期货源不足,就从白水、洛川等地调配了货量才满足需求。在武功县采访时,在天猫开设“香籁”农产品电商的朱猛告诉记者,自己店里出售的农产品货源以新疆产为主,和田枣、苹果、葡萄干等日客单量多则1.8万单、少则4000单,由自己在新疆的万亩生产基地供货。陕西农产品也有卖,不过量不大。回陕西发展主要还是这边人工、包装等成本低,物流便利的原因。
  “有啥卖啥、有多少卖多少”成为陕西农产品电商发展规模的一个特点。把自家产的水果、农产品卖到网上,不让它烂在地里成为许多在陕西做农产品电商人的主要选择。这样一来,一旦在参与网购,高品质、大体量、短时间的交易量时,规模成了掣肘。
 
\
 
  扶持政策待细化
  “我们这些快递企业其实很朴实,他们就需要几辆电动车而已,但却没有政策细则来满足”,渭南市邮政管理局市场监管科科长李永哲如是说。
  大荔韵达并不通过渭南市中转,是直达西安的县级站点。翟占军每天下午6时准时派车将当日揽件送往西安分拨中心,第二天早晨6时再将当天派件从西安运回大荔县总部。他说,下一步打算为每个乡镇网点免费配上电动三轮车,实现每日10时以前准时派件到镇的任务。他坦言,需要资金,希望快递下乡在政策上能对他们有一些支持。
  按照2014年邮政局部署,陕西省、市两级邮政管理部门以推动“快递下乡”为施政惠民的主要目标。
  “资源需要整合,减少重复建设。”延安市邮政管理局副局长白清岩说。洛川邮政公司经理荆志彬表示,公司计划加密2条邮路、配备乡镇以下运输投递车辆12辆,届时县乡汽车邮路将达5条,乡村邮路实现57条。“等车辆和网路配备调整好了,我们愿意为民营快递提供一条通道,让其搭载我们的线路到达离村民最近的邮政农村电商服务站。”武功县也在尝试整合资源,把所有快递的乡镇一级代收代投纳入一家聚客物流旗下。县邮政局局长都忠博介绍,这一工程应该在10月之前车辆配齐后完成。
  “我家的冬枣品质不差,只是不知道咋办理一个绿色、无公害认证才能卖上价。”大荔仁和冬枣合作社的范婷在淘宝开店已有6年,“冬枣收价高,一斤60元,一次收100斤就要6000元。网销周期长,回款要15天,自有资金不够。”范婷对政府扶持农村电商的具体实施细则十分感兴趣。今年5月刚刚开设网店的武功“倪家大锅盔”老板倪伟则表示,两个月网上卖了1万元,只有店里营业额的2%不到,但是还是看好电商发展,希望线上能为特产统一设计包装等标识,把品牌打出来。
 
  编后
  顺丰“嘿店”花费10多亿元最终偃旗息鼓的消息让人对电商物流层面发展心存隐忧。调查显示,50%以上的电商从业人员来自农村,农村电商无论从就业,还是促进消费、推进城乡服务均等化方面都作用显著。然而采访下来,政策实施细则未出台、实施标准不明晰仍是许多从事电商企业、农户反映最多的困惑。摸着石头过河,也造成了农村电商发展过程中部分政策无法急电商发展之所急的小尴尬。从众多大体量新疆农产品电商聚集咸阳可以看出,陕西已经布局物流业占领西部农村电商发展的先机,科学化运作、精细化扶持、人性化服务有待让我省农村电商发展走得更远。
 
  来源:陕西日报

上一篇:西安距现代物流还有多远
下一篇:国务院促农村电商和快递业发展

收藏